您好!欢迎来到侵权责任纠纷案件资深律师网,我们竭诚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务!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号

1056606199

 侵权责任纠纷案件资深律师网 > 产品责任纠纷案件 > 惩罚性赔偿

美国产品责任法中的惩罚性赔偿

信息来源:律律网  文章编辑:majiali  发布时间:2022-02-14 16:43:42  

一、惩罚性赔偿的概念

  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一般指判定的损害赔偿金不仅是对原告的补偿,而且也是对故意加害人的惩罚。美国《惩罚性赔偿示范法案》将惩罚性赔偿定义为“给予请求者的仅仅用于惩罚和威慑的金钱”[1]。有学者称其为惩戒性赔偿或者刑事赔偿,它“是由于被告特别严重恶化的不法行为,除了补偿性和名义性赔偿之外的判决数额”。它最基本的原则是惩罚和威慑一定的行为,特别是故意的和恶意的行为。[2]也有人提出,惩罚性赔偿是针对公司的以惩罚公司、威慑以后的不法行为的一种“罚金”,而不影响公司继续从事商业的能力。这实际上是规范惩罚性赔偿的限度。

  美国司法系统也提供了金钱裁决的两种类型:补偿性裁决和惩罚性裁决。[3]补偿性裁决是给原告以补偿,它们企图“救济由于被告的不正当行为导致的原告的具体损失”。相比之下,惩罚性赔偿还包括惩罚被告违法行为并威慑其不再发生的功能。惩罚性赔偿的功能还包括教育、惩罚、实施法律、赔偿原告除了传统的补偿性惩罚之外的赔偿。[4]因此,惩罚性赔偿是为了弥补补偿性损害赔偿适用的不足而产生的,两者之间具有密切联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惩罚性赔偿也有补偿的作用。而美国德克萨斯州立法机关明确禁止将补偿性作为与惩罚性赔偿相关的因素。,惩罚为非补偿性赔偿提供了惟一的正当理由。[6]然而,在德克萨斯州的司法系统中却有一系列有趣的案例来支持惩罚性赔偿的补偿功能。[7]

  但也有学者认为,应当区分加重赔偿与惩罚性赔偿,惩罚性赔偿的目的在于惩罚与威慑。如果被告人行为恶劣,造成精神损害,就适用加重赔偿而不适用惩罚性赔偿;如果没有精神损害,而被告人的行为仍需予以制裁,就适用惩罚性赔偿;如果被告的行为既造成精神损害,又需要予以制裁,就要同时适用加重赔偿和惩罚性赔偿。[8]

  二、美国产品责任法中惩罚性赔偿的早期发展

  从20世纪60年代,。大量侵权诉讼的到来导致惩罚性赔偿适用于生产商,“极其漠视”成为惩罚性赔偿责任的普遍标准。最早两个初步意义的惩罚性赔偿的产品责任判例可以追溯到1852年的Fleet v.Hollenkamp[9]案和1937年的Oil v.Gunn[10]案。

  在Fleet案中,被告出卖的掺有劣质东西的药品致使原告受到损害,原告起诉要求惩戒性赔偿。被判决惩戒性赔偿之后,,。,如被告在生产药品时,尽了合理注意,但都没有被接受。。

  在Oil一案中,被告代理商违反了合同,以低质汽油诈称为高质汽油出卖给原告,致使其汽车受损,原告起诉要求惩罚性赔偿。。

  1967年的Toole v.Richardson-Merrell.Inc.[11]一案是真正意义上的产品责任领域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典范案件,具有重大意义,使惩罚性赔偿在产品责任领域获得广泛的正式认可。在该案中,被告出卖一种降低胆固醇的药,被告明知该药具有会使多数使用者患上白内障的副作用,但却未将之公开。,但在发回重审后,将惩罚性赔偿金减为2.5万美元。

  总的来讲,20世纪60年代产品责任中的惩罚性赔偿是很少的。截止到1976年,,而且数额与补偿性惩罚比例相当。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惩罚性赔偿在产品责任领域频繁出现,数额也开始疯狂增长,尤其是涉及集团诉讼的时候。与产品责任危机、保险责任危机相伴随,司法界对产品责任领域的惩罚性赔偿的争议从它产生就已经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因此,美国侵权法学者Owen早在1976年就下结论说,惩罚性赔偿应该在合适的产品责任案件中允许。[12]也就是不能适用于所有的产品责任案件。

  三、美国产品责任法中惩罚性赔偿的争议

  (一)对惩罚性赔偿的批评

  在美国,批评家们呼吁改革侵权法以限制惩罚性赔偿裁决已经很久了。阿拉巴马州的案例曾激怒公众。2003年,在ExxonMobil公司的版权纠纷中,陪审团裁决119亿美元的惩罚性赔偿金。而“这并不是今年美国最高数额的裁决,但却比其他前100名的裁决之和还要多”。[13]

  1.对惩罚性赔偿的一般批评

  惩罚性赔偿由于不可预见而备受批评。一些原告能够轻易通过陪审团裁决发一笔横财,而另一方就是不应该被剥夺和毁灭的人。一些被告被残忍地和不公平地剥夺了他们的财产,而有些人则逃脱了他们应当的支付。[14]

  对惩罚性赔偿判决的一般批评还包括:缺乏刑事程序保护;与民事程序强调的补偿而不是惩罚相违背;原告意外得到的横财与补偿性赔偿没有任何关系;在决定实际情况下的适用性时没有客观的标准等。

  2.美国公司的不满

  惩罚性赔偿救济,特别是在产品责任诉讼中,已经被批评为是对美国公司的不公平的负担。与这些问题相适应,美国公司在寻求全国范围内的惩罚性赔偿的联邦改革已经10多年了。[15]限制产品责任案件中的惩罚性赔偿也已经是州和联邦层次上侵权法改革努力的重要主题。26个州已经限制产品责任案件中的惩罚性赔偿。

  改革者宣称,产品案件中经常适用惩罚性赔偿,这使得美国商业在与欧洲和日本公司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我们同样警告,由于惩罚性赔偿的损害,公司将保留新产品、从市场上撤回有用的旧产品。[16]

  1991年8月14日,美国副总统丹?奎伊雷(Dan Quayle)对美国律师协会演讲,他在攻击民事司法程序时,责备产品案件中的惩罚性赔偿伤害了美国的竞争力。他建议将惩罚性赔偿的数额限制在实际损害的范围。[17]而产品责任领域的惩罚性赔偿的改革具有立法上的优先权。

  40%的公司CEO作报告说,产品责任的利害关系对商业造成了负面影响,并且因此需要改革。对美国500家公司的主要行政人员的调查显示,他们普遍希望改革侵权法以及惩罚性赔偿,因为产品责任事件已经成为许多公司董事会会议室中扭曲计划、侵蚀最高管理层时间、消耗公司